倫敦市民在這種每天陰雨綿綿的天氣中沒有憂鬱崩潰,我想很大的原因是因為這裡有世界頂級的美術館。

國家美術館 (The National Gallery)收藏許多大師級的作品,例如揚·范·艾克、桑德羅·波提切利、達文西、米開朗基羅,還有梵谷。

梵谷的向日葵總共有七幅,國家美術館館藏的這幅為「花瓶裡的十四朵向日葵」,雖然不是所有向日葵畫作中最精采的,但因為這幅作品在倫敦佳士得拍賣會上,賣出超過3,900萬美元的天價,從此之後,全世界都知道梵谷的向日葵。

但可以讓我跟長谷川一去再去,從早耗到晚的,不是國家美術館,而是泰特美術館 (Tate Modern)。

泰特美術館主題為現代藝術館,而美術館本身的建築也非常有現代藝術的眼界,這原本是一棟 1947 年的火力發電廠,後來被廢棄後由泰特集團接手,花費了 1.34 億英鎊改建。原本令人頭痛的高聳煙囪被保留了下來,現在是整個地區最醒目的地標。美術館本身其實就是一個巨大的現代藝術作品。

泰特美術館的大廳名為「渦輪大廳」(The Turbine Hall),由舊發電機區改建而成,從一到四樓整個往上巨大的斜坡設計,讓空間有非常超現實的延伸感。泰得美術館每一層樓都有可以走出去的戶外區域,往外看就是千禧橋(Millennium Bridge)跟聖保羅教堂(St. Paul’s Cathedral),每往上一個樓層也就更高一些,頂樓10樓是一個觀景區,沒有玻璃帷幕,真真實實的倫敦,就在你腳下。

泰特美術館最一開始,館藏來自於亨利泰特爵士捐獻給的 19 世紀藝術家作品,除了現代藝術作品外,目前在這裡著名館藏包含了莫內、亨利馬蒂斯、畢卡索、薩爾瓦多達利、塞尚、安迪沃荷等大師的作品,尤其是莫內的睡蓮,從早上開館到下午閉館,每一秒鐘都有人站在前面。

長谷川站在睡蓮前面,淚眼汪汪。

「我不知道你對藝術有這麼大的感應?」我輕輕的問。

「我真的太感動了!」長谷川說。

「我也是,終於親眼看到莫內!」我說。

「不!我感動的是,這麼好的美術館,居然免費耶!」

「…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