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是半夜兩點,我整個人非常平整的趴在雙層的Queen Size彈簧床上,既厚實又Q彈,純綿細緻的白床單就如同嬰兒的肌膚。

但我的眼睛卻跟死魚一樣直挺挺的望向前方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我總覺得遠方有一陣一陣打鼓的聲響,有如海浪一樣一陣陣打在我的身上。

「我明明沒有喝酒啊!」我坐起來,又躺下去,所幸站起來在房間走來走去。  「GaGaSa 」,嗯!我是說「 Grand Plaza」 是一間號稱五星級的飯店。也不能說人家「號稱」,在一樓大廳的牆壁上可有著扎扎實實越南政府頒發的五星級證明,但就質感上跟細緻度,我想大部分的人應該不會認同,頂多就是貼著五星級飯店的壁紙,但用手指摳一摳就會發現裡面都是棉絮與泥沙。但就「浮誇」這件事,「GaGaSa 」絕對無法超越,能用「龍」就不會用別的動物,能用「金色」就不會用其他的顏色,走進「GaGaSa 」有一種黃袍加身的錯覺。再說說房間的佈置,既然主打雕龍畫鳳俗不可耐的風格,貴妃椅、實木書桌、沙發自然是缺一不可,還有可以飽覽整條陳維興路的大落地窗,這不是尊榮那什麼是尊榮。

我穿著房間附的浴袍,斜躺在貴妃倚上,覺得自己好像舞台劇的演員。

「為什麼坐在貴妃倚上就聽不到鼓聲?」三點了,我想是我對於新生活過於焦慮了,試著再躺回去床上。

「沒錯!這不是錯覺!」我非常肯定!只要我躺在床上,就會聽到一陣陣鼓聲,直挺挺的打在我的身上,久了以後我的心臟就會開始心悸,頭也暈了起來,這一定有哪裡不對勁。

我再次坐了起來,看到桌上有一份介紹各樓層的手冊,好像發現什麼大祕辛一樣翻閱著,終於我懂了!

「他媽的一定就是四樓的pub!」我拿著房卡穿著拖鞋跟浴袍,頂著這股怒氣一股腦衝向四樓!「但四樓的音響能震動到10樓嗎?隔音到底有多爛?」

在電梯門打開的那一剎那,我的理解就完全獲得印證了,穿過中國式雕龍畫鳳的走廊,在四樓的角落有一間主要以紫色調打造的 pub,閃耀的雷射光打到外面的大廳,一位穿著越南傳統服裝的先生在外面看守著。

別人去pub也不犯法,但對於一個舟車勞動一整天的人來說,三更半夜還在動茲動茲就是該死。我穿著浴袍跟房間的紙拖鞋好像被武媚娘附身一樣就直接衝進去pub,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在裡面狂歡。

「啊!啊!房號!先給我房號!」那位越南傳統服裝的先生好像突然醒了一般,慢半拍的跟在我後面。接下來,我眼前看到的情景可能未來的十年都不可能忘記。

那個重低音爆炸的pub,不但冷氣很冷,還很冷清,精確一點的說,是一個人都沒有。我站在舞池中央,任憑金色、紅色、紫色、綠色的雷射打在身上,腳邊還噴出乾冰。

我沒了魂的走回房間,像洩了氣的皮球整個人倒在床上。終於那個令人心悸的重低音終於消失了,床頭的時間顯示著,凌晨四點。